cbs895
俠客
俠客
  • UID10
  • 粉絲0
  • 關注0
  • 發文數28
閱讀:1244回覆:0

借鹿晗井柏然撕X營銷 《盜墓筆記》最後贏了嗎?

樓主#
更多 發佈於:2016-08-23 16:13
    截至發稿時,公映17天的《盜墓筆記》吸金9.4億。抛開主創們曾經喊出的“劍指20億”的口號不談,距離保底的10億票房,該片還有6000萬的差距。雖然按照目前《盜墓筆記》的日均增速來看,達成這一數字不成問題,10億的成績也足以讓其在暑期檔華語片中稱霸,但如果以外界上映前對《盜墓筆記》“大IP”和“爆款”的標准來衡量,這一次很多人或許要失望了。


    作爲《盜墓筆記》的第一次大銀幕亮相,這個項目自被曝光之日起,獲得的關注和期待就非同一般。然而站在票房即將10億的當口回看,影片最終的創作走向卻遠沒有實現它應有的藝術和商業價值:相比原著的影響力及其在書迷心中留下的一筆濃墨重彩,電影版《盜墓筆記》能留在觀衆腦海裏的,仿佛只有那跌宕起伏、一波三折、貫穿始終的撕X了。


除了撕X撕得透徹 《盜墓筆記》營銷一個大寫的亂字


    最初電影版《盜墓筆記》官宣鹿晗、井柏然加盟,無論是對于這樣的大IP、大制作還是對人氣小鮮肉演員群體來說,都是一次全新的嘗試和突破。然而這件原本令粉絲開心、影迷期待的好事,卻在之後的過程中發生了徹底的反轉。撕B開始于鹿晗《盜墓筆記》片場被偷拍“醜照”;隨後井柏然經紀人挑明對電影番位排序有異議,要求必須與鹿晗一頭一尾“劃清界限”,這讓鹿晗的粉絲感到非常不滿。在那之後不久舉辦的《盜墓筆記》首場發布會,也成了鹿晗和井柏然的最後一次“同框”,兩人之間的番位之爭在粉絲的助力之下愈演愈烈。


    不過在筆者看來,迷妹們爆發的背後,是很多力量在推波助瀾。井柏然經紀人咄咄逼人,鹿晗團隊則對番位先後含糊其辭,至于南派三叔,《盜墓筆記》開畫前,他公開表示兩位演員的不合“是欲望在作祟”,這般有所指又故意不說破的言論不出所料的引起了又一輪爭執。本以爲上映後雙方能漸漸相安無事,沒想到南派三叔又在“票房慶功”這件事上做起了文章:盜墓筆記破7.7億那天,他率先向鹿晗單獨致謝,再次“成功”引起井柏然粉絲的憤怒,而井柏然團隊工作人員也忍不住以暗諷的語氣發文做出回應。


    從開機到現在,《盜墓筆記》實現了將撕X進行到底。但抛開所有是是非非,有關電影的本質營銷究竟又刷得了多少的存在感和流量?


    戛納國際電影節期間,《盜墓筆記》劇組曾宣布南派三叔及井柏然、馬思純等主創將在舉辦發布會之外亮相電影節開幕式,然而最終,這次宣傳卻以華人主演離奇遲到,無一登上紅毯的結果尴尬收場(片中演蛇母的印度演員自己憑本事走了紅毯)。臨近上映,片方使用原著中的“吳山居”名號在北京古玩市場開店,這一次的營銷想法算是頗有新意,然而僅靠王景春一人撐場,絲毫帶動不起目標觀衆群體的興致。參考《盜墓筆記》官方平台數據,與平日涉及鹿晗、井柏然時動辄成千上萬的轉發量相比,該條消息不足百人的轉評量著實少的可憐。


觀衆聽聞“爭番位”一臉懵逼:原著、電影都是雙男主


    8月5日,確切的說是8月4日晚,《盜墓筆記》如約而至,撲朔迷離的“番位之爭”終于得以找到答案。片尾的演員表上,飾演張起靈的井柏然超過無邪的扮演者鹿晗排在第一位,這讓後者的粉絲斷然無法接受,她們認爲《盜墓筆記》是“吳邪”的自傳,那麽飾演吳邪的鹿晗自然應該是最重要的角色。井柏然的粉絲對此不以爲然,在她們眼中,擔綱了影片所有重頭打戲的張起靈才是主角。有細心之人在電影院給兩人的單獨出場時間進行了精確的掐表計時,井柏然約35分鍾而鹿晗則爲32分鍾,從數據來看,井柏然排在第一位似乎合情合理。不過影片公映一周後,片方又補發了一段所謂“彩蛋”,由于這段視頻內容是吳邪個人戲份,因此時間相加後,鹿晗和井柏然的出場時間應該不相上下。


    爲了更加客觀的進行判斷,筆者也隨機在北京多家影院向《盜墓筆記》的觀衆進行了提問:在你們眼中,井柏然和鹿晗究竟誰才是一番?除了個別根據“鹿晗會唱歌跳舞”、“鹿晗更紅”、“更喜歡井柏然”而判定番位的迷弟迷妹型影迷之外,多數人對于這場爭執都表示無法理解。大家都認爲《盜墓筆記》就是一個雙男主作品,無論在原著中還是電影裏,“瓶邪”都是同等分量的存在,甚至影片開頭吳邪也通過台詞中明確表示:“這是我和他(張起靈)的故事。”因此一些觀衆忍不住反問:“現在雙男主作品不是很常見嗎?”


每逢《盜墓筆記》必撕逼? 南派三叔的最強IP如何繼續


    人人都能理解的“雙男主”設定,偏偏在《盜墓筆記》的宣傳過程中被渲染成了針鋒相對、你死我活的狀態,難怪有人感慨:《盜墓筆記》大概是有毒,在這個IP下合作的人都會經曆一場撕B大戰。


    在電影版之前,《盜墓筆記》IP先推出的是季播劇項目。雖然因爲5分錢特效和“上交國家”梗設定而被全網狂嘲,但其受關注程度之高,市場反響之火爆,讓南派三叔充分感受到了自己的作品在影市行業當中的巨大商業價值。在劇版中飾演張起靈的楊洋,也正是因爲這部作品爆紅,然而盡管得到不少觀衆的好評,南派三叔卻在影版《盜墓筆記》開機前突然公開否決了這位此前由他“欽定”的“小哥”,並與其粉絲進行了一番激烈的唇槍舌戰,稱對方由于不滿電影版選角而雇傭水軍對自己進行了“誅心”的攻擊。


    時過境遷,在爲電影宣傳期間,南派三叔又改口稱,自己曾經考慮過繼續邀請李易峰和楊洋來出演“瓶邪”,但最終作罷。然而事實情況是,季播劇版本的《盜墓筆記》在拍完質量糟糕的第一季之後再無音訊,即便繼續拍攝,楊洋出演的幾率也不大,“小哥”勢必要易主。而南派三叔親力親爲的電影版《盜墓筆記》,“瓶邪CP”之間也撕成了“水火不容”的局面,鹿晗、井柏然似乎很難再度攜手。作爲南派泛娛最厲害的一張王牌,《盜墓筆記》IP的影視化改編卻仿佛兩條腿都陷入了泥潭。


    無論是李易峰、楊洋還是鹿晗、井柏然,這樣的卡司配置在當下的影視市場競爭中都是極具優勢的。然而一次次的撕B,也撕碎了南派三叔手中原本的好牌。相比深入發掘內容本身的價值,南派三叔一方似乎總是將目光停留在表層的話題度與人氣上,將IP開發的重點本末倒置。在隨即采訪的過程中,許多《盜墓筆記》的書迷都無法掩飾對于這兩部影視改編作品的失望情緒,他們歎息南派三叔已經背離了創作時的初心,完全只考慮粉絲效應和商業利益,這樣的《盜墓筆記》,對于書迷早已沒有意義。


    所以試問南派三叔,你覺得《盜墓筆記》在撕B當中都得到了什麽呢?
遊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