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默
俠客
俠客
  • UID24
  • 粉絲0
  • 關注0
  • 發文數18
閱讀:721回覆:0

七月与安生

樓主#
更多 發佈於:2016-11-03 16:05
新生報到會上,一大堆排著隊的陌生同學。是炎熱的秋日午後,明亮的陽光照得人眼睛發花。突然一個女孩轉過臉來對七月說,我們去操場轉轉吧。女孩的微笑很快樂。七月莫名其妙地就跟著她跑了。
很久以後,七月對家明說,她和安生之間,她是一次被選擇的結果。只是她心甘情願。
雖然對這種心甘情願,她並不能做出更多的解釋。
我的名字叫七月。
當安生問她的時候,七月對她說,那是她出生的月份。那一年的夏天非常炎熱。對母親來說,酷暑和難産是一次劫難。可是她給七月取了一個平淡的名字。
就像世間的很多事物。人們並無方法從它寂靜的表象上猜測到暗湧。比如一個人和另一個人的相遇。或者他們的離別。
而安生,她說,她僅僅只證實到自己的生命。她攤開七月的手心,用她的指尖塗下簡單的筆畫,臉上帶著自嘲的微笑。那是她們初次相見的景象。秋日午後的陽光在安生的手背上跳躍。像一群活潑的小鳥振動著翅膀飛遠。
那時候她還沒有告訴七月,她是個沒有父親的孩子。她的母親因爲愛一個男人,爲他生下孩子,卻注定一生要爲他守口如瓶。七月也沒有告訴安生,安生的名字在那一刻已在她的手心裏留下無痕的烙印。
因爲安生,夏天成爲一個充滿幻覺和迷惘的季節。
十三歲到十六歲。那是七月和安生如影相隨的三年。
有時候七月是安生的影子。有時候安生是七月的影子。
一起做作業。跑到商店去看內衣。周末的時候安生去七月家裏吃飯,留宿。
走在路上都要手拉著手。
七月第一次到安生的家裏去玩的時候,感覺到安生很寂寞。
http://xuyo.com.tw 花蓮室內設計 花蓮裝潢 花蓮裝修 花蓮蓋房子 花蓮蓋民宿 花蓮營造
遊客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