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d896
俠客
俠客
  • UID12
  • 粉絲0
  • 關注0
  • 發文數32
閱讀:828回覆:0

校花看日本動作片被我撞見後,塞給我一盒TT,約我晚上到她家……

樓主#
更多 發佈於:2016-07-21 17:52
六年前,高一,是我蛻變的開始,我抬頭看了看『龍堂』大匾,嘴角不由得勾起一絲笑容。
我叫江楓,十六歲,中考落榜,爸媽到處求人,讓我進了一個三流中學。
我家在農村,很窮,爸媽到處借錢湊足學費,給我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個房子,剛開學的時候我發奮讀書,想好好學習報答爸媽,但是我沒想到,我才堅持了不到一周的時間。
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學校裡面太亂了,一個班上,接近三分之一是來混日子的,安心學習的人就那麼幾個。
我從小就身體不好,就是被欺負的份,不要說男生了,就連班上的幾個太妹都天天欺負我,一個不高興她們就給我幾個巴掌。
我租的房子是個雙人間,我才剛剛住進來的第二天,就又來了一個女孩,她叫劉雪,長得非常漂亮,就好像天仙一樣。
自從她住進來之後,我滿腦子都是她,但是她一直對我愛答不理的,有點看不起我的樣子。
那天,是周三晚上,在學校裡面被人打了,很晚才回家,剛剛到房間裡面,我就聽見一陣女孩子輕微的哼叫聲音。
我躡手躡腳的走到了劉雪的房間外面,門沒有上鎖,從門縫裡我看見了一個讓我瞠目結舌的場景。
劉雪身上蓋著單薄的被子,雖然我只能看見她俏美的面容,但是我清楚的看見電視上正在播放著島國大片!
我面色一紅,沒有想到,平常冷艷的劉雪居然會看這種片子。
『看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口中喃喃,轉過頭就要走人。
『吱!』
我轉頭的時候無意間推了一下門,門居然慢慢的打開了。
然而我還沒有反應過來。
『呀!』
一陣驚呼頓時從裡面發了出來。
我心中一愣,猛的轉頭。
我尼瑪!當我看見後面的情況時,頓時懵比了,門啥時候被打開了?!
劉雪心中一急,抓起遙控器就把電視關了。
「江楓,你幹什麼?!」劉雪大叫一聲,蹬著拖鞋就朝著我走了過來。
我臉有點紅,畢竟是第一次看見女孩子那個,以前可都是在手機上看得。
我獃獃的望著劉雪,不知道該幹嘛。
只見劉雪穿著睡衣,勾勒出些許美感,我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
「咳咳,我……我只是路過。」我連忙解釋。
劉雪性格冰冷,雖說我和她同租有半個月了吧,但是說過的話不超過五十句!我知道,在劉雪的心裡,我這個屌絲窮鬼是沒有資格跟她說話的。
毫無懸念,劉強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他媽的不認識還說話啊,我看你們兩個剛才聊的挺歡的啊,我告訴你,我看上劉雪了,從今天開始,你要是和她說一句話,我就弄死你!」
「草!」劉強身後站著的張勇一腳朝著我踹來,「特么的江楓,敢跟我強哥的女人眉來眼去的,找死啊!」
被劉強一腳踹中,我連忙後退幾步,靠在了牆上。
劉強慢慢的靠近我,頭油味再次衝上來。
「強哥,我真的不認識劉雪,是老師讓她坐在我旁邊的。」我握緊拳頭,低聲說。
劉強冷笑一聲,「江楓,運氣不錯嘛,還能跟劉雪坐在一起,我給你一個機會,想辦法讓凌藍老師把劉雪調到我身邊坐,不然的話…」劉強揚起拳頭就要打。
我連連點頭,理智告訴我,現在不是違抗劉強的時候。
「呸!」張勇衝上前來在我頭上吐了一口痰,冷哼一聲,「最好給我儘快擺平這件事情,不然我廢你一條手!」
說完之後張勇他們就笑呵呵的走進去了,到了門口,劉強還轉過頭跟我說了一句,「江楓,今天放學之前要是你搞定這件事,我們就放學在學校門口見吧!」
我慢慢的抬起頭,沒有一個人上來扶我,他們都在嘲笑我,我心裡憋著一股子火,無處發泄,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地上,雙眼變得血紅。
我就好像沒了魂一樣,走進了教室,坐了下來,趴在桌子上面。
我都不敢去看劉雪,我知道,她肯定要嘲笑我,班上的同學都一樣,他們都在嘲笑我。
「江楓這窮鬼,還和劉雪坐在一起,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行,活該被打!」
劉雪現在已經榮升班花,因為她比我們班以前的班花還漂亮。
「強哥,要不要我去教訓教訓他?」張宇航巴結著劉強。
劉強笑眯眯的點頭,「你小子最近覺悟不錯,去吧!」
張宇航以前和我一樣,經常被劉強他們欺負,可是最近不知怎麼地,突然有錢了,幾乎天天請劉強他們去吃飯喝酒,從而巴結他們。
張宇航一臉蔑視的走到我的面前,『啪!』猛的拍響了桌面。
「江楓,你給我起來!」張宇航一把抓住我的頭髮,「特么的什麼東西,快點給我去辦事!」
我猛的抬起頭,看向了張宇航,雙眼血紅。
張宇航被我嚇了一跳,後退幾步。
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劉強,底氣足了不少,上來就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臉上,「怎麼,你還想打我啊,現在有強哥罩我,你早早打消這個念頭吧!」劉強爆喝一聲。
這一刻,我憤怒了,我真正的憤怒了,張宇航你以前不是和我一樣?都是劉強的掌中萬物,可是現在,你卻仗著劉強欺負我!
張宇航也是一個膽小鬼,看見我雙眼血紅,立馬向劉強求救,「強哥,江楓這小子要打我啊!」
『叮鈴鈴!』
就在這時,上課鈴聲響了起來。
張宇航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江楓,你給我等著,待會下課我弄不死你!」
劉強他們開始大笑,我和張宇航就好像兩個小丑一樣…
「哎,江楓那個慫貨,張宇航都打他,真是沒救了。」
「強哥,今晚咱們去哪玩啊?」班花譚穎坐在劉強的大腿上用嬌滴滴的聲音說。
劉強拍了拍譚穎的屁股,說:「天字一號房啊,今天晚上一定讓你爽!」
「好哇好玩,強哥,你剛才打江楓的樣子好帥啊!」譚穎說。
劉強笑了笑,「像那種慫貨,只有被打的份。」
譚穎一陣嬌笑,還不時的對我指指點點。
我低著頭,心裡在滴血。
讓劉雪和劉強坐同桌這件事簡單,只要我隨便找個理由跟凌藍老師說就行了,可是要想不讓凌藍老師給我爸媽打電話,還是有點艱難的。
「麻痹,張宇航你什麼東西,也敢打我?」我心中一怒,我不能再這麼懦弱下去了,現在連張宇航這種軟蛋都來欺負我了,說不定過段時間初中生,小學生都要來欺負我了!
想到這裡,我一拳就朝著張宇航砸了過去。
丫的,這一拳,砸的爽啊,張宇航跟我一樣,都很瘦,被我一拳砸到立馬後退兩步,一隻手狠狠的指著我,顯然是沒有想到我居然敢還手,「江楓,你居然敢還手,你知不知道我老大是強哥!」
這個時候,劉強笑眯眯的走上前來,張宇航頓時有了底氣。
劉強站在我的面前,一巴掌揮在我的臉上,一陣火辣辣的疼頓時從我的臉上蔓延開來。
劉強的實力可要比張宇航強悍的多啊,他的這一巴掌,我哪裡吃得消,差點就被打趴下了。
我有點蒙,雖然我看得出來三哥是笑裡藏刀,但也不敢違抗三哥,只能走向麵包車。
三哥轉過頭,看著學校門口的學生,「全部留在這裡,一個人都不能走!」
三哥話音落下,五輛麵包車上就衝下來三五十號人,把學校門口堵了。
我轉過頭一看,知道肯定是什麼大事,不然也不至於把校門給堵上啊,裡面的保安都不敢出來,更別說是出來制止了。
「看清楚了嗎?臭小子,快點吧虎穴堂令拿出來!」說完之後三哥手中的蝴蝶刀就插在我的腿上。
『啊!』我驚叫一聲,面色變得蒼白,血瘋狂的從我大腿處流出來。
雖然我現在知道虎穴堂令肯定就在我書包裡面,但是理智告訴我,我一定不把它拿出來。
看今天這真是,虎穴堂令對於三哥來說肯定很重要,要是我現在把它拿出來,我肯定沒有什麼好下場!
「說不說!」三哥怒吼一聲,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臉上。
我咬緊牙關,挺!今天一定要挺過去!「不知道,我不知道虎穴堂令是什麼東西!」
「好,你小子有種!」三哥瞪了我一眼,然後把頭伸到了窗戶外面,大吼了一聲,「馬臉,給我搜!一個人都不能放過!」
馬臉他們聽見,抓住學校門口站著的學生一個一個的搜,估計三哥以為我把虎穴堂令給別人了。
我看著三哥的背影,我知道,只要三哥把虎穴堂令從我書包裡面搜出來,那我就只有一個下場,死!
不行,我一定不能死!我還有好多事要做!
我突然看見了腿上插著的蝴蝶刀。
俗話說的好,狗逼急了換跳牆呢,更何況我是一個人!
現在麵包車裡就三個人,三哥,我,還有司機,司機長得很是瘦弱,我看得出來,他應該不是三哥的小弟,只是一個開車的,現在只要我制服了三哥,再脅迫司機,我就能夠逃脫!
想到這裡,我猛的抓住蝴蝶刀,猛的拔出。
而這個時候三哥剛好轉過頭,看樣子是要搜查我的書包。
「你幹什麼,找死啊!」三哥怒吼一聲,看著我手裡握著的蝴蝶刀。
我心一橫,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還怕什麼怕!
我直接抓著蝴蝶刀捅了過去……
遊客

返回頂部